365bet取款到账时间

彰显“文化”与“人文”魅力——试析提高文言文教学效率的有效方法

发布时间:2016-01-19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

 

彰显“文化”与“人文”魅力

——试析提高文言文教学效率的有效方法

黄微

      孔子曾曰:“《志》有之:言以足志,文以足言。不言,谁知其志?言之无文,行而不远。”最后一句原是指文章没有文采,就不能流传很远,但用以指当前文言文教学大多重“实用”轻“文化”,也未为不可。本来,文言文因它的古香古色、纯朴典雅而成为古代文学中璀璨的骊珠,能流传至今并选入初中语文课本的也定然有笔墨精当、含蕴丰富的特点,但由于传统教学方式的“工具性至上”,即“重言轻文”,使文言文教学的人文内涵弱化了。

      而探究出现这一教学问题的原因,是中学文言文教学的目标与中考考查指向吻合度较高,因此工具性的烙印较深。知识和能力的考查遮蔽了学生应该加以感悟的人文和现实意义,文义层面的检测和考查,也大大降低了学生对文化内涵的敏感度,使传统文化与当代学生之间缺乏生动的交流。

      那么,如何才能在文言文教学的过程中唤起学生对古代文化的感知,让学生领会文言文中蕴涵的人文内涵,从而提高文言文的教学效率呢?笔者在文言文课堂教学中努力做出了几点尝试:

一、     立足于汉字的文化本性

       作为一种文字型的文学样式,从汉字文化入手来解读文本,应该可以取得较好的课堂效果。而在当前的教学中,许多教师将学生的学习目标限制在“读懂”的范围,即会解释词语、会翻译句子、能熟练掌握文言文词汇与句式,进而弄懂文章写了什么。面对文言文,学生似乎只能“死记”,才能越过第一道文字难关。其实,如果立足于汉字的文化本性,不仅可以使学生记得巧,还可以让课堂变得饶有趣味。

      例如在落实《曹刿论战》这篇文言文的字词注解时,“又何间焉”的“间”字根据语境应理解为“参与”,这跟学生早时接触过的“间”字含义(如“夹杂”)都不一样;又如“公将鼓之”的“鼓”应活用为动词,解释为“击鼓进军”,而不是我们现代汉语所理解的名词。于是在教学中,我求助于金文“ ”和甲骨文“ ”。“ ”:从门缝中能看到月亮,“ ”表示“门缝”,引申为“缝隙”、“空儿”,有缝便可插入东西,因此可引申为“插入”“参与”之意。“ ”: 在“鼓”( )的上边有一只手“ ”,代表以手掌击鼓,再加“ ”,表示“持械击打”,所以放在战争语境中是“击鼓进军”之意。当学生发现可以运用形象思维记得“古言”的含义,都显得十分活跃,甚至还主动提出要了解文中其他“古字”的“书写文化”。学生不再只做一个精通翻译技术的“熟练工”,学习活动也就显得生机勃勃。

    二、重视人文思想的渗透

      语文是一方为学生提供人文精神养料的沃土,若要对学生进行人文教育,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,文言文教学更是有其得天独厚的条件。它承载着古人的思想、情感、意识和心灵,学生学习文言文的过程也应该是丰富情感、陶冶情操、培养健全人格的过程。大部分的文言文课堂教学之所以会让学生学得无味,让教师教得疲累,是因为从进入文本开始,教师就选择做一个不爽分毫的传声筒,又要求学生做一个三缄其口的旁观者,学生作为学习主体的能动作用被忽视了,渐渐地也就丧失了学习的热情。而朱自清先生说过,文言文学习其实就是让学生“见识经典一番”,可见,文言文教学的价值“不在实用,而在文化”。因此,教师在讲授文言文时,应坚持用古文的底蕴去感染学生,丰富学生的美好心灵,从而提高人生境界。

      九年级课本中有很多古文名篇,有意思的是,还有中国古代最有影响力的学派之间思想的碰撞。例如学生经过初中三年的学习,诵读过孔子的相关语录,九年级下册中再通过学习《<孟子>两章》等,对儒家的入世观念和价值系统已有了感性的认识,然而道家的代表人物——庄子,也翩然地出现在学生的视线之内。在讲解《<庄子>故事两则》时,对于惠子与庄子之间的争论——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与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”,我不对这两个观点作出褒贬判断,而是对学生发问:“你认为谁的观点成立,谁占了上风?”把这个问题作为启发学生了解庄子思想的一把钥匙。在学生用逻辑思维进行辩论和判断后,再抓住时机导入庄子的生平经历,让学生领会庄子的诗意和浪漫,以及他与惠子之间志趣和气质的差别。当学生领会出庄子的“知鱼乐”是把自己与自然融合,达到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时,对庄子从陌生不解到赞许欣赏,可谓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 课后,甚至有学生总结出学习本篇后也从庄子处收获了些许写作的心得,比如移情于物,情景交融;甚至还有学生指出中考复习资料的《孔子语录》中也有关注人与自然关系的语句,如“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,学生对语言的感知能力是让人惊喜的!所以,如果教师可以在文言文教学中以高品位的人文素养陶冶学生,无意中自然会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三、结合现实语境增强文化精神的濡养功效

      文言文距离我们的时代已很久远,在学生看来,更像是天上的“浮云”,学习又较现代文吃力,一般都会先产生“畏难”心理。再加上文化背景差异大,使用的语义、句法也不同,因此老师在教学文言文时,为了完成考试大纲要求,首先就会在疏通文意上扫清障碍,所以课堂上多采用串译、理解大意的单一模式,大多会落入“填鸭式”的教学误区。

       这一教学难题在我的文言文教学课堂中也曾出现,一节课的时间,往往是“灌输者”与“被灌输者”都苦不堪言。于是,我作出这样的设想:能不能不单纯把文言文当作古文来教呢?既然文言文在当代教学中的比例有增无减,对学生价值观、人生观的塑造都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,那么学生的当代生活也应该从文言文中汲取养料,以期让学生的意识和精神得到古代文化的濡养。

      例如课本中选入了多篇孟子的论说文,如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》《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》《鱼我所欲也》等,气势充沛,感情强烈,并且在介绍孟子这位儒家大师时,很多教师也都会提到孟子的“性善论”。那么,在《鱼我所欲也》中有句曰:“非独贤者有是心也,人皆有之,贤者能勿丧耳。”我抓住此句对学生发问:既然如此,为什么社会上还有为非作歹、作奸犯科的人呢?对于青少年来讲,应该怎样在学习和生活中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使自己不偏离正道的坦途呢?我认为这样发问能够调动学生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,积极思索自己在现实社会中的所见所闻,更加透彻地认识现实社会,也让学生接受孟子“性善论”的洗礼。尽管《孟子》“难懂”,尽管学生不能全面深入理解孟子思想,也都不会影响学生走近思想先驱,立足现实的思考。

      文言文教学考验着一个语文老师的教学功底,也是语文老师文学和文化素养的体现。只有在文言文的课堂教学中彰显文化和人文的魅力,使学生受到传统古典文化的熏陶,受到人文内涵的浸润,才能让学生从心出发喜欢文言文,从而提高文言文的教学效率。我们教师也才不会左顾右盼、条分缕析却还得不到好的教学效果,而是可以和学生一起享用文言文这一道传统文化大餐。

 

 

版权所有:广东省揭阳市梅云华侨中学

技术维护:广东华讯网络投资有限公司

粤ICP备16045927号-1